随着国产变频器产业的迅速发展,变频器的价格不再高高在上,它不仅解决了电机起动产生大冲击电流的问题,并且具有很好的节能效果,因此,曾经风光一时的软起动器似乎有些没落,声音越来越小。那么,软起动器未来还有发展空间吗?它会不会完全被变频器替代?威尔凯电气CEO陈建义先生坦言,软起动器不会被变频器完全取代,但是它面临的被替代压力确实越来越大。


  软起动器于20世纪80年代初投入市场,填补了星-三角起动器和变频器在功能实用性和价格之间的鸿沟。采用软起动器,可以控制电动机电压,使其在起动过程中逐渐升高,很自然地控制起动电流,这就意味着电动机可以平稳起动,机械和电应力降至最小。因此软起动器在市场上得到广泛应用,并且软起动器所附带的软停车功能有效地避免水泵停止时所产生的“水锤效应”。这种情况在我国尤为明显。由于中国工业技术一直较为落后,在十多年前,我国的变频器产业刚刚起步,没有定价权,国内市场大部分为国际品牌占据,变频器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当时,国内鼠笼型异步电动机一般采用直接起动,或用自耦减压、星三角起动器起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单片机为核心、半导体可控硅为执行元件的智能化电机软起动器进入中国市场,并在2000年以后开始加速发展,目前市场规模约为20亿。软起动器主要解决电动机起动时对电网的冲击和起动后旁路接触器工作的问题,对电机有较好的保护作用,但无明显的节能效果。随着中国变频器产业的崛起,并因此使变频器的整体价格大幅下降,近几年来,变频器才又逐渐取代了软起动器的作用。现在,我国变频器的国产化进程正在快速崛起,质量稳定性进步很快,加上服务和成本上的优势,变频调速的性价比高,质量和价格的竞争优势越来越明显,软起动器面临的替代压力越来越大,科技进步带来的产品更新换代应该会是一个趋势。


  中国市场的变频器取代软起动器就如同节能灯替代白炽灯一样,这是科技和生活进步的必然结果,变频器替代软起动器也是同样道理。特别是我国的变频器产业在近十多年的发展中已经实现国产化,国产变频器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制造成本明显下降。我国软起动器行业从兴旺到衰弱也经历了一个性价比的变革,软起动器价格从以前的每千瓦150元降到现在每千瓦50元左右,国内很多企业产品质量非常稳定,直起、自耦减压和星三角起动器基本退出市场了,近几年软起动器市场也在逐渐萎缩。从直起、自耦减压和星三角起动器的发展演变,到变频调速器的出现,软起动器是这当中的过渡产品。目前只有很小部分工况采用软起动器,比如电动机工作负载在90%以上的,其他工况以前是采用软起动方式起动的,现在大多采用变频调速器了,因为变频调速器的节能效果有30%左右。此外,变频器价格从早期的每千瓦1000元左右下降到现在每千瓦只有200多元(大功率),价格下降十分显着。如今的工矿企业及民用设施对变频器的应用已经全面普及了,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不夸张地说,凡是用到电动机的地方肯定有变频调速器的身影。而且变频调速器具备了电动机所需要的起动效果和节能效果。科技进步决定市场占有,这就是为什么软起动器市场发展空间会逐步下降,而变频器市场占有率飞速提高的主要原因。


  从用途上来看,软起动器和变频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产品,变频器是用于需要调速的地方,其输出不但改变电压而且同时改变频率;软起动器实际上是个控制电压和限制起动电流的设备,用于电机起动时,输出只改变电压并没有改变频率。但是,从功能上来看,变频器具备所有软起动器功能,因此可以说,变频器是一种功能更强的软起动器。


  我们在变频技术领域的研究、开发方面,无论在基础上还是起步时间上都落后于欧美国家。但至少目前技术已经不是我国与国外变频器行业的壁垒,而稳定性及产品性能才是各个厂商面临的主要技术问题,特别是在一些高精度的专业场合中。许多国内软起动企业现在都在变频器研发上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力,力求在变频器技术方面占领制高点。一批优秀的变频器企业脱颖而出,成为了国内上市企业。尽管如此,变频器的核心器件IGBT和芯片始终依赖进口,成为制约变频器国产的瓶颈。尽管目前已经有部分企业在投入研发变频器核心器件IGBT,但毕竟刚刚开始起步,其产品性能和质量还需要经历市场和时间的考验,这也是我国变频器产业需要突破的一个重要关口,我们威尔凯电气也正在这个领域进行不懈地坚持和努力。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中国的变频技术是有可能达到甚至超越外国先进水平,至于多久能够实现,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